晌午老灰

晌午挖出来的老骨灰。

今晚爆肝,发张买不起的老婆镇一镇。。。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2)

#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过气

#ooc大魔王     

        安迷修为你打开门,然后一个厚厚的枕头就打在你脸上,吓得你马上把自己身后的大太刀拔了出来。杀气四溢。  



       安迷修捡起地上的枕头,狠狠地扔了回去,再转身轻声安慰你:“没事了,没事了。”这你才收回了你的刀,但脸上的黑雾越发明显了。屋里的人一脸好奇的看着你,仿佛下一秒就会为上来问你是谁。安迷修对这些目光莫名有些烦躁,赶紧拉着你上了楼。    




      你坐在安迷修的床上,安迷修在一旁头也不抬的收拾你的行李,絮絮叨叨:“你怎么只有这么点衣服?不行,明天我要带你去买衣服。还有,你的房间我还没有整理好,所以委屈你暂时和我住一块吧!”  你漫不经心的在一旁擦拭着那把刀一边点头,像是默许了安迷修的想法。




     看到你点头后安迷修高兴的抱住了你,抱完后又皱起了眉头,疑惑的说:“怎么回事?你怎么瘦了?是不是没按时吃饭?还是营养不良?我明天应该带你去看医生。。。”你还是一脸冷漠的听着安迷修老妈子般的教导和关心,感觉这不关你事。



      突然,门外传来吵闹声和叫嚷声,门“啪嗒”一声开了,嘉德罗斯,格瑞,雷狮都一个平地摔摔到你和安迷修面前。安迷修诧异的看着雷狮他们,问:“你们。。。刚刚在偷听吗?”你有些害怕的看着雷狮他们,抱紧了安迷修。脸上刚刚散去的黑雾又从新弥漫开来。安迷修拍拍你的背,又对雷狮说:“你们吓到她了。”“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有童养媳啊。”雷狮戏谑看着安迷修怀里的你。“去去去,”安迷修挥挥手“什么童养媳?这是我妹妹。”




  
        “渣渣你竟然还有妹妹?哈哈哈哈哈,那一定也是个渣渣。”嘉德罗斯嚣张的说。这句话气的你立马拔刀,杀气在你四周散开。安迷修轻轻松松的就拿走了你手里的刀,告诉你:“之前我说的什么你都忘了吗?不可以玩这种东西。”“路易斯给我的。”你跳起来要去夺安迷修手里的刀,解释道。“那也不可以。”安迷修收起了你的刀,“这个暂时给我保管。”





   

     “对了!”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来和你介绍下吧!他们分别是雷狮,嘉德罗斯和格瑞。”格瑞微微向你点了点头,嘉德罗斯不满的“哼”了一声,雷狮带着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你。





     不管怎么说,你可以在这里安心的住下了呢。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1)

#看标题就知道我要搞事(骨科)了

#现代pa

#还有ooc

#私设如山

――――――――――――――――――――――――――――――

姓名:安肖萧

年龄:12

性别:女

性格:比格瑞还冷的大冰山。

样貌:棕色微卷的长发,和安迷修一毛一样的大呆毛。脸上有常年挥之不去的地狱级黑眼圈和蜜汁黑雾。

身世:失踪了十二年神秘少女,身后背着蜜汁大太刀,和跟班路易斯。








姓名:路易斯

年龄:19

性别:男

性格:很痞,特别痞,忒痞。

样貌:黑色逐渐变白的长发,一身痞子的服装,是一个痞子。

身世:很神秘的一个人,呆在安肖萧身边似乎有什么秘密。

――――――――――――――――――――――――――――――


    安迷修走在大街上,拉紧了口罩和帽子。


     为了找到自己的亲人,也真是辛苦的。当初听了雷狮的建议,当了一个歌手,“为了扩展人脉和视野,方便找到你妹妹。”雷狮当时拍着胸脯打包票保证这样找到你的几率会大很多。


    那还真的是。出道不久,一家叫“天使堂”的孤儿院不知道哪来的他的电话,告诉他你在他们那里住了十二年,让他早点接回去。接到这个电话安迷修十分高兴,马上启程去了“天使堂”。


     到了天使堂,许多的女孩子一眼认出了他,缠着他问他要合照和签名。安迷修努力逃出了人流,来到了一间名叫“沉默者”的房间门口。透过门缝瞧见许多小朋友为你送别,你的小行李箱静静的躺在地上,身边还有一个痞子。痞里痞气的和你谈话,安迷修推开门,房间的气氛马上降到冰点。他尴尬的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最后还是那个痞子打破了着尴尬的气氛:“哈哈哈!肖萧,这就是你哥哥?最近很红的那个大明星?”





       你向安迷修点了点头,说:“哥,他是路易斯,我的朋友。”然后你走过去轻轻抱了抱安迷修。安迷修拿起你的小行李,牵起你白嫩的小手拉着你走了。路易斯周围的所有小孩子将他推推搡搡的推到你和安迷修面前,大声的说:“路易斯哥哥告诉他!告诉他!”路易斯揪住了安迷修的衣领,告诉他:“姓安的!老子告诉你!如果不是你来搅事,我早就可以把她接回家了!”路易斯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收养你来的,结果院长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你的亲人的时候,他敢觉遭道了五雷轰顶。本来他今天可以把心上人领回家的。





    你在一旁打掉了路易斯揪着安迷修的那只手,冷冷的看着路易斯。路易斯看到你的眼神后狠狠地甩开了安迷修,最后潇洒离去。





   在回家的路上,你一直沉默不语。这让安迷修有些担心。





   车停了,你下了车,望着眼前的大别墅,问:“这是你家?”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不,我还有几个舍友住在这。”说完就带你进了大别墅的门。

    
     

@KOKDA 老师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哥你家房子快被拆了(6)

#ooc有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一直都没有来看你,也没有带你去晒太阳。这让你感到十分不安。





       你曾经问过祖玛和雷德,问嘉德罗斯最近干了什么,雷德笑而不语,祖玛摸了摸你的头,安慰你不要太多心了。直到你昨天在房间里的时候嘉德罗斯一拍门,“啪!”的一声就进来了。如果你能动的话,早就一个三周体抱膝式旋转加两周体后空翻加一周体花式旋转就上天了。虽然你现在不能动,但也吓得面如死灰,魂差点就灰天了。



 

        他飞快的跑到你身边 ,手里拿着一种药剂。二话不说就给你喂下,然后再紧张的问你:“怎么样??”你差点就被呛死,但身体似乎可以动了。你试着动了动手指,真的可以动了。你高兴的抱住嘉德罗斯,吧唧就亲了他一口。



    
       可还是有点不对劲。你好像闻不到味道了。你似乎失去嗅觉了,失去嗅觉对炼药师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炼药师必须要有灵敏的嗅觉来判断药剂的性质,如果没有了嗅觉,那这个炼药师是个废的。你现在没有了嗅觉,你认为自己就是个废人了,难过的又在嘉德罗斯肩头哭了起来。




       嘉德罗斯觉得这你这个丫头今天有点奇怪,明明给了你解药,开心的亲了他一口。亲完了以后又委屈的哭了起来。吓得他又是摸摸头,又是捏捏脸,确定你没事了。暴躁的问你怎么了。你一脸眼泪的告诉他:“我。。。我闻不到味道了!我是个废人了。。。”







      嘉德罗斯全身石化的站在那里,碎了一地。他没想到雷狮他的解药还有副作用。





     他决定明天带着你去找雷狮打一架。为你讨个说法。

凹凸世界的珍宝(8)

#这一段时间努力高产吧。。。

#ooc有

          你被关在羚角号上的这几天过的还算不错,有好吃好喝供着。(虽然你从来没碰那些雷狮做的不明物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晚上特别冷,盖了好几层被子了,还是冷的像个狗一样瑟瑟发抖,结果感冒了。



        “茵茵?”雷狮敲响了你房间的门,问。你心里一凉,抱着不想让哥哥生气担心的想法,你很努力的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没啥两样,回答雷狮:“内个,怎么了嘛?哥哥?”雷狮似乎听出了什么,声音也严肃了起来:“你已经几天没出来了,没问题吗?是不是……感,冒,了?”你一边掩盖着,一边在心里感叹雷狮的料事如神。“才没有。”你解释道,“只是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出去罢了。”

  

        “哦?真的吗~”雷狮倚靠在门前,略微愤怒的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砸门了。”

      你很无奈的给他开了门,他上下打量着你苍白的身体,你抱紧了手里的抱枕,把头埋进了抱枕里,不敢直视雷狮。雷狮的脸色黑的可怕,二话不说公主抱起你,你软软糯糯的声音从胸口传来,让雷狮很舒服:“哥。。。哥哥,我们去哪啊?”“买药去~”他笑着刮了一下你的鼻子。


     你在他怀里无力挣扎着,你不想吃药,那太苦了。但那不行,雷狮会采取一种极端的办法来喂你吃药――将药渡到你口中。小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公主抱这个姿势对你来说不是很舒服,你努力挺起身子,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雷狮不得已才像抱小孩一样抱着你,感冒中的你身上散发着让雷狮难以置信的香味。“像发情一样呢!”雷狮这么想着。你现在这个样子,让雷狮特别想把你往死里操,想到你在他身下求饶的样子,他就已经勃起了。雷狮亲亲你的额头,安慰道:“放心吧,药不会很苦的。我喂你。”







      你已经趴在雷狮肩头睡着,轻轻地打着鼾。雷狮抱着你,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将你放在了他自己的床上,为你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了上去。笑着看着你,抚摸着你的脸,并在那里落上一吻。



          “晚安。”

有人和我这个小辣鸡玩游戏吗?
(搓手手)

今天仍然在被大佬追

@姬世子

  今天的天,是蓝的。今天的阳光,是金色的。  

         

  但你的心情,是灰不啦秋的。           

看着正在打架的各位大佬,心如死灰。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和艾比埃米走在路上,讨论着今天甜品区新上架的甜品。那想到突然窜出个卡米尔,他拉起你的手,对你说:“既然你想吃,我带你去吧。”你十分开心的要和卡米尔一起去。艾比埃米直接把你拉住了,艾比大声的说:“喂!面瘫矮子,你想带她去哪?”你慌忙摆手解释道:“啊啊艾比没事的,卡米尔只是想带我去吃东西而已啦!”艾比狠狠地回头瞪了你一眼,又随即对卡米尔说:“不行!她可是答应了本小姐今天陪本小姐玩的!你说是吧!衰仔!”“是是,老姐你说什么都对!”埃米点头如捣蒜。 “哦,我的天啊,你们就不知道为自己留一条活路是吗?”你在心里暗暗为呆毛姐弟捏了一把汗。

       卡米尔只是微微用力,就把你拉进他怀里。结果雷狮冷不防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说:“卡米尔,你对你嫂子在做什么?” 卡米尔转头,看着雷狮,一字一顿的说:“大哥我想带她去吃东西,还有,她是你弟媳。”

       然后又突然冒出一个安迷修。(卧槽,我是开启了偶遇模式吗?)“恶党你快放开小姐!”安迷修用
凝晶指着雷狮,大声喝到。

『此时的你:我jfbfisjakqpsjdiajdoajqoehzldhcjrjfh』

      
       “喲!这不是安迷修吗?怎么,我管教我家媳妇,碍着你了?”雷狮轻蔑的说。安迷修急了,大声的说:“小姐才不是你这个恶党的人呢!你快放开小姐!不然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雷狮召唤出雷神之锤,扛在肩上:“谁要你客气了?喂!鶸,这样吧!我和这个傻逼骑士打一架,谁赢了,你就和谁走。”

           “渣――渣!”

           听见这叫声,你心里大叫不好。嗯,没错,嘉德罗斯。那个好战狂来了,他来了绝对没什么好事。你轻轻扶额,小声的说:“你来了绝对没啥好事。。。”不过。。。格瑞应该就在这附近吧。。。你脑海里浮出这个念头,果不其然,一阵狂风吹起,大家都被吹得睁不开眼睛。等狂风散去,你再睁开眼睛,自己已经躺在格瑞怀里了。他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众人。你抓紧了格瑞的衣服,往他怀里缩了缩,而格瑞也抱紧了你,警惕起来。




       “喂!格瑞,你放开这个渣渣,我们来打一架。谁赢了,这个渣渣就归谁!”嘉德罗斯用神通棍指着格瑞,大声说到。安迷修挥舞着双剑,点点头:“在下正有此意。”雷狮将雷神之锤往地上一撞,看看众人,又看看你,轻蔑的笑了:“呵,不管怎样,这块最大的‘蛋糕’,是属于我雷狮的。”格瑞默默亮出了烈斩。




     你刚刚准备逃跑,结果才抬腿,一堆锁链就死死的锁住了你。银爵抚摸着你的脸颊,摸摸你的头,说:“你等我一下。把他们干掉了,我就带你走。”
接着他也加入了战斗。


       现在是锁链,剑光,棍子和雷电满天飞。你虽然被银爵的锁链锁着,但还是受了点伤。突然,一个声音从天上响起。


         “代行神旨。”


      再一眨眼,一抬头,你就被丹尼尔以抱小孩的姿势抱着了。你脸羞的通红,刚要抗议,丹尼尔用手指抵住你的嘴唇,在你耳边低声喃喃:“嘘,趁他们没发现。”说完还亲了你一口,的你脸红的更厉害了,干脆趴在丹尼尔的肩头当个哑巴,他见你听话了,抱着你向裁判长的休息室飞去。



      艾比埃米在地上安静如鸡看看身影渐渐远去的你,又看了看打架打成傻逼的雷狮等人,决定跟着你的身影追上去。



      只剩下一群打成傻逼的人在那接着打。

  

这个公主抱让我老高兴了。
(这他妈就是你不挣扎的理由?)

凹凸世界的珍宝(7)

看见我没,我已经死了。

ooc

     

 
         你现在一脸绝望的被嘉德罗斯扛在肩上。


         “嘉德罗斯。”你试着唤了他一声。“干什么,渣渣。”嘉德罗斯抓着你的手紧了一些。“内什么。。。”你摆出一副你他娘放开老子的样子,“tmd你的手放在哪啊啊啊!”〔嘉德罗斯霸气模式关闭,老流氓属性全开〕嗯,没错,他的手正放在你的。。。屁股上。。。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把你放了下来,捏住你的下巴对你说:“原来你身体这么饥渴啊!”


        〔卡米尔黑化蓄力中。。。〕



         “操你妈!”你使用元力技能,一拳打向嘉德罗斯的腹部。打飞了他。然后你使劲往回跑,结果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看见了黑化的卡米尔,卧槽,好尴尬。你装作若无其事的对卡米尔比了个大拇指:“二哥你刚刚什么也没看见对不对。”卡米尔默默地点了头。你暗自叹了口气,心里佩服自己的鸡汁(机智)。



           你回到海盗团。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佩利和帕洛斯一脸无奈的看着你,雷狮手握啤酒瓶,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你。卡米尔走到雷狮身边,低语了几句。雷狮向你招手示意,你乖乖的走到他身边。雷狮的头突然凑近了你的脖颈,嗅来嗅去。



        你有些害怕,毕竟这样的大哥还是第一次见:“大。。。大哥?”“你这几天就不要出去了,好好呆在羚角号上。”雷狮特别认真的对你说。你有些奇怪,问:“大哥,为什么?”一旁的卡米尔开口道:“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好好呆在上面。这期间哪也不许去。”“这。。。。好吧。。”你从小就对雷狮和卡米尔的命令从无抵抗力。

     于是就这么被关在羚角号上了好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