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凉茶

命不久矣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4)

#热。。。。

我要熟了。。。。

#烤骨灰好次吗?

#今天被10岁的妹妹在背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啊――是心肌埂塞的感jio

#依旧ooc       

   昨天你和雷狮打了一架,非常成功把雷狮打成了“累屎”。“好久都没打架了呢。”你在心里想着。  

    看着格瑞给你包扎的伤口,你深深感到了格瑞的恶趣味,你浪费了那么多纱布也就算了,蝴蝶结是个什么鬼哦? 我知道你心灵手巧,可你这蝴蝶结是个什么鬼鬼!!!          


  突然你接到了路易斯的电话。说让你去某个很有名的酒吧一趟,说是有什么大事。              


   你带上了刀,拉低帽沿,想:“这次又是什么事?”一路上的喧闹声让你觉得很烦,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耳机,听起了歌。走着走着,突然闯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唔。。。。”你捂着额头,说,“路易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壮实了?”那人笑了笑,说:“你认错人了,小姑娘。”“少来,”你撇撇嘴,“这一身酒味,不是你还能是谁?”         


  路易斯嗤笑一声:“呵,我可是听说你家里还有个叫雷狮的头号人物,他可是嗜酒如命,怎么不怀疑他?我的小女朋友?”你扬起头,认真的说:“竟然这么快就打听清楚了?我才不是你女朋友。”路易斯宠溺的笑了,轻轻地将你抱起,向酒吧走去。        

  进了酒吧,许多人的目光都在你身上停留过,有好奇,不怀好意,嘲笑,甚至还有,嫉妒。    

   他抱着你坐在酒吧吧台上,马上就有一帮小弟围着路易斯叫“大哥,老大。”你问道:“你是老大?”“那是!这间酒吧就是我开的!哈哈哈哈哈!”他豪爽的笑了。           

  突然一个人走过来,看着你说:“啊啦,看来这位就是大嫂了。”     

你刚要辩解,一个女声突然冒了出来:“胡说什么呢?云烟。” “汝阳,你就不要在这自欺欺人了,自己看看吧。”云烟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娇嗔到:“我到要看看,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勾引到我的男朋友。”


     汝阳环顾四周,寻找着那个可以“勾引他男朋友”的人,但她只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未满14的女孩子。




      汝阳跑过去,一把扯掉了你的帽子审视着你。

      你回以一个白眼,这可气炸了汝阳,抬手要打。路易斯钳住了她的手腕,对云烟说:“云烟,管好她。”


        云烟从身后掏出一把枪,抵在汝阳后脑勺,说:“我亲爱的妹妹,我想你知道这里的规矩。”汝阳急了,转身对云烟说:“哎呀!哥!你明明看见那个臭不要脸的在勾引我的男人,怎么还不急啊!”





       路易斯一挥手,马上上来几个人拉走了汝阳。你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以理会。“你没有吓着吧?”云烟担心的摸摸你的额头,问道。你捂住眼睛,用一种特无语的语气说:“艹,给我来杯血腥玛丽。”




     【你的内心:woc,我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
     









    这里是老骨灰的遗言:woc,我手机要被没收了。又有一学期见不到大家了。∏_∏

真形象。。。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3)

#唉,不得不说,一边听歌一边码字真tm爽。

#emmm这篇是雷狮视角

#ooc有    

 

  嗯,鶸们好,我是雷狮。我现在和那个九岁儿童一起坐在沙发上,我们很饿,非常饿。因为安迷修那个傻逼骑士还没!起!床!     

哈?你问我为什么格瑞那个闷骚不做饭?他不会做饭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我和九岁儿童决定,看一下安迷修为什么到了上午8:30还!起!床!     

我俩蹑手蹑脚地走到傻逼骑士房间门口。我豪气的一脚踹开门,发现安迷修抱着他妹妹一脸幸福的在那吸。他妹妹就一脸智障的看着。。。天花板。

    然后她向我俩投过来一个救命的眼神。     


嘉德罗斯和我:。。。。。。    

 

嘉德罗斯和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俩了。。。    

      然后我俩“碰”的一声关上了门。去洗洗眼睛。顺便去解决早饭的问题。回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出门了,他妹妹在和人打电话。很明显那人是个话唠,他妹妹回一句那人就会十句的内种。隐隐约约听见是关于他妹妹的。

    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找了男朋友了。她多少岁来着?好像连14岁都不到吧?woc!早恋啊!

    然后她让我帮忙拿一下她的手机,我才发现她的手机是昨天刚出的新牌子,我问她哪来的手机,她说朋友给的。

     她竟然也有朋友?像她这种的老宅女还有朋友???我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对她开玩笑说:“哟~该不会是男,朋,友吧?”然后她回头了,那个眼神。。。。我永远不会忘掉她那个可怕的眼神

     安迷修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在打架。对,没错,我和一个未满14岁的人打架。悲惨的是,是她欺负我。格瑞和安迷修把我俩拉开的时候,我。。。。已经鼻青脸肿了。格瑞给安肖萧上药。安迷修数落我为什么欺负小孩子。结果安肖萧还对我树中指。。。



     我操你妈啊!!!!!



      安肖萧你给等着!!!!



    (看到这个场景的嘉德罗斯快要笑成傻逼了。)
              

今晚爆肝,发张买不起的老婆镇一镇。。。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2)

#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过气

#ooc大魔王     

        安迷修为你打开门,然后一个厚厚的枕头就打在你脸上,吓得你马上把自己身后的大太刀拔了出来。杀气四溢。  



       安迷修捡起地上的枕头,狠狠地扔了回去,再转身轻声安慰你:“没事了,没事了。”这你才收回了你的刀,但脸上的黑雾越发明显了。屋里的人一脸好奇的看着你,仿佛下一秒就会为上来问你是谁。安迷修对这些目光莫名有些烦躁,赶紧拉着你上了楼。    




      你坐在安迷修的床上,安迷修在一旁头也不抬的收拾你的行李,絮絮叨叨:“你怎么只有这么点衣服?不行,明天我要带你去买衣服。还有,你的房间我还没有整理好,所以委屈你暂时和我住一块吧!”  你漫不经心的在一旁擦拭着那把刀一边点头,像是默许了安迷修的想法。




     看到你点头后安迷修高兴的抱住了你,抱完后又皱起了眉头,疑惑的说:“怎么回事?你怎么瘦了?是不是没按时吃饭?还是营养不良?我明天应该带你去看医生。。。”你还是一脸冷漠的听着安迷修老妈子般的教导和关心,感觉这不关你事。



      突然,门外传来吵闹声和叫嚷声,门“啪嗒”一声开了,嘉德罗斯,格瑞,雷狮都一个平地摔摔到你和安迷修面前。安迷修诧异的看着雷狮他们,问:“你们。。。刚刚在偷听吗?”你有些害怕的看着雷狮他们,抱紧了安迷修。脸上刚刚散去的黑雾又从新弥漫开来。安迷修拍拍你的背,又对雷狮说:“你们吓到她了。”“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有童养媳啊。”雷狮戏谑看着安迷修怀里的你。“去去去,”安迷修挥挥手“什么童养媳?这是我妹妹。”




  
        “渣渣你竟然还有妹妹?哈哈哈哈哈,那一定也是个渣渣。”嘉德罗斯嚣张的说。这句话气的你立马拔刀,杀气在你四周散开。安迷修轻轻松松的就拿走了你手里的刀,告诉你:“之前我说的什么你都忘了吗?不可以玩这种东西。”“路易斯给我的。”你跳起来要去夺安迷修手里的刀,解释道。“那也不可以。”安迷修收起了你的刀,“这个暂时给我保管。”





   

     “对了!”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来和你介绍下吧!他们分别是雷狮,嘉德罗斯和格瑞。”格瑞微微向你点了点头,嘉德罗斯不满的“哼”了一声,雷狮带着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你。





     不管怎么说,你可以在这里安心的住下了呢。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1)

#看标题就知道我要搞事(骨科)了

#现代pa

#还有ooc

#私设如山

――――――――――――――――――――――――――――――

姓名:安肖萧

年龄:12

性别:女

性格:比格瑞还冷的大冰山。

样貌:棕色微卷的长发,和安迷修一毛一样的大呆毛。脸上有常年挥之不去的地狱级黑眼圈和蜜汁黑雾。

身世:失踪了十二年神秘少女,身后背着蜜汁大太刀,和跟班路易斯。








姓名:路易斯

年龄:19

性别:男

性格:很痞,特别痞,忒痞。

样貌:黑色逐渐变白的长发,一身痞子的服装,是一个痞子。

身世:很神秘的一个人,呆在安肖萧身边似乎有什么秘密。

――――――――――――――――――――――――――――――


    安迷修走在大街上,拉紧了口罩和帽子。


     为了找到自己的亲人,也真是辛苦的。当初听了雷狮的建议,当了一个歌手,“为了扩展人脉和视野,方便找到你妹妹。”雷狮当时拍着胸脯打包票保证这样找到你的几率会大很多。


    那还真的是。出道不久,一家叫“天使堂”的孤儿院不知道哪来的他的电话,告诉他你在他们那里住了十二年,让他早点接回去。接到这个电话安迷修十分高兴,马上启程去了“天使堂”。


     到了天使堂,许多的女孩子一眼认出了他,缠着他问他要合照和签名。安迷修努力逃出了人流,来到了一间名叫“沉默者”的房间门口。透过门缝瞧见许多小朋友为你送别,你的小行李箱静静的躺在地上,身边还有一个痞子。痞里痞气的和你谈话,安迷修推开门,房间的气氛马上降到冰点。他尴尬的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最后还是那个痞子打破了着尴尬的气氛:“哈哈哈!肖萧,这就是你哥哥?最近很红的那个大明星?”





       你向安迷修点了点头,说:“哥,他是路易斯,我的朋友。”然后你走过去轻轻抱了抱安迷修。安迷修拿起你的小行李,牵起你白嫩的小手拉着你走了。路易斯周围的所有小孩子将他推推搡搡的推到你和安迷修面前,大声的说:“路易斯哥哥告诉他!告诉他!”路易斯揪住了安迷修的衣领,告诉他:“姓安的!老子告诉你!如果不是你来搅事,我早就可以把她接回家了!”路易斯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收养你来的,结果院长告诉他,他们已经找到你的亲人的时候,他敢觉遭道了五雷轰顶。本来他今天可以把心上人领回家的。





    你在一旁打掉了路易斯揪着安迷修的那只手,冷冷的看着路易斯。路易斯看到你的眼神后狠狠地甩开了安迷修,最后潇洒离去。





   在回家的路上,你一直沉默不语。这让安迷修有些担心。





   车停了,你下了车,望着眼前的大别墅,问:“这是你家?”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不,我还有几个舍友住在这。”说完就带你进了大别墅的门。

    
     

@KOKDA 老师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哥你家房子快被拆了(6)

#ooc有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一直都没有来看你,也没有带你去晒太阳。这让你感到十分不安。





       你曾经问过祖玛和雷德,问嘉德罗斯最近干了什么,雷德笑而不语,祖玛摸了摸你的头,安慰你不要太多心了。直到你昨天在房间里的时候嘉德罗斯一拍门,“啪!”的一声就进来了。如果你能动的话,早就一个三周体抱膝式旋转加两周体后空翻加一周体花式旋转就上天了。虽然你现在不能动,但也吓得面如死灰,魂差点就灰天了。



 

        他飞快的跑到你身边 ,手里拿着一种药剂。二话不说就给你喂下,然后再紧张的问你:“怎么样??”你差点就被呛死,但身体似乎可以动了。你试着动了动手指,真的可以动了。你高兴的抱住嘉德罗斯,吧唧就亲了他一口。



    
       可还是有点不对劲。你好像闻不到味道了。你似乎失去嗅觉了,失去嗅觉对炼药师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炼药师必须要有灵敏的嗅觉来判断药剂的性质,如果没有了嗅觉,那这个炼药师是个废的。你现在没有了嗅觉,你认为自己就是个废人了,难过的又在嘉德罗斯肩头哭了起来。




       嘉德罗斯觉得这你这个丫头今天有点奇怪,明明给了你解药,开心的亲了他一口。亲完了以后又委屈的哭了起来。吓得他又是摸摸头,又是捏捏脸,确定你没事了。暴躁的问你怎么了。你一脸眼泪的告诉他:“我。。。我闻不到味道了!我是个废人了。。。”







      嘉德罗斯全身石化的站在那里,碎了一地。他没想到雷狮他的解药还有副作用。





     他决定明天带着你去找雷狮打一架。为你讨个说法。

凹凸世界的珍宝(8)

#这一段时间努力高产吧。。。

#ooc有

          你被关在羚角号上的这几天过的还算不错,有好吃好喝供着。(虽然你从来没碰那些雷狮做的不明物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晚上特别冷,盖了好几层被子了,还是冷的像个狗一样瑟瑟发抖,结果感冒了。



        “茵茵?”雷狮敲响了你房间的门,问。你心里一凉,抱着不想让哥哥生气担心的想法,你很努力的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常没啥两样,回答雷狮:“内个,怎么了嘛?哥哥?”雷狮似乎听出了什么,声音也严肃了起来:“你已经几天没出来了,没问题吗?是不是……感,冒,了?”你一边掩盖着,一边在心里感叹雷狮的料事如神。“才没有。”你解释道,“只是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出去罢了。”

  

        “哦?真的吗~”雷狮倚靠在门前,略微愤怒的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砸门了。”

      你很无奈的给他开了门,他上下打量着你苍白的身体,你抱紧了手里的抱枕,把头埋进了抱枕里,不敢直视雷狮。雷狮的脸色黑的可怕,二话不说公主抱起你,你软软糯糯的声音从胸口传来,让雷狮很舒服:“哥。。。哥哥,我们去哪啊?”“买药去~”他笑着刮了一下你的鼻子。


     你在他怀里无力挣扎着,你不想吃药,那太苦了。但那不行,雷狮会采取一种极端的办法来喂你吃药――将药渡到你口中。小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公主抱这个姿势对你来说不是很舒服,你努力挺起身子,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雷狮不得已才像抱小孩一样抱着你,感冒中的你身上散发着让雷狮难以置信的香味。“像发情一样呢!”雷狮这么想着。你现在这个样子,让雷狮特别想把你往死里操,想到你在他身下求饶的样子,他就已经勃起了。雷狮亲亲你的额头,安慰道:“放心吧,药不会很苦的。我喂你。”







      你已经趴在雷狮肩头睡着,轻轻地打着鼾。雷狮抱着你,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将你放在了他自己的床上,为你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了上去。笑着看着你,抚摸着你的脸,并在那里落上一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