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上拾荒

拾荒的

墨江(1)

墨江和丹尼尔有种关系。


具体她也说不上来。


明明只是养父女的关系,


他们之间的氛围却无比暧昧。


偏偏墨江还是个面瘫。


丹尼尔希望他的女孩完美无缺,对他来说,他的女孩哪都好,只有表情上有点问题。他希望他的女孩和他接.吻的时候是害羞的。可是他的女孩是个面瘫。


但是墨江除了表情上的问题,还有一个痛楚,就是她——失眠。她不愿意把这一面露向她的养父,丹尼尔。对丹尼尔来说,这无比麻烦,作为裁判长,本来睡眠时间就少,再加上他心爱的女孩失眠。那么这就代表丹尼尔所有的睡眠时间将应付在墨江的失眠上。但这是墨江自己的想法。




丹尼尔不这么觉得。反正他也睡不着。还不如多花花时间陪陪他的女孩,总之墨江很愧疚。



“又来了。。。。”墨江脸色苍白,冷汗不停的流下来。丹尼尔轻轻推开门,有些担心的道:“看看你,我的女孩。你没事吧?”墨江扭头就看见了只在单薄的睡衣外披了件衬衫就出来了的丹尼尔,慌张地拉上被子装作一副自己刚醒的样子。




墨江虽然很慌张,但脸上还是什么表情也没有。




“嗯?唔。。。。怎么了父亲?”墨江的演技很好,要不是丹尼尔跟她相处久了,才不会认出她是装的。丹尼尔坐在墨江身边,把她的头按进他的肩膀里。“我可没教过我的女孩说谎。”丹尼尔明显很不满,“而且,我也没有告诉过你怎么独立。你太独立了,我的女孩。”





墨江抬起头,心里有些好笑,问:“那您教过我什么?父亲。。。。大人?”丹尼尔托着下巴,很认真的告诉她:







              “我教过你怎么依赖我。”


嘤嘤嘤
来来来,这是我女儿。
墨江
15岁(表面)
实际???(老年人)
贫.胸


只是新坑的半个预告

想开车了。。。

_(:з」∠)_

看评论吧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5)

#嘿嘿嘿


#我肥来了、个屁


   路易斯出声制止了调酒师朗逸调酒,说:“不行,媳妇,你还没成年!不能喝酒。朗逸,换成牛奶。”你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明明你以前天天拉着我去喝酒,每次都是你先醉。”朗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一杯“血腥玛丽”递到你面前,道:“大嫂好酒力,这是你的酒。这次就算我请客。”


   

     路易斯一脸歉意的告诉你,他以前是闹着玩的,没有尽到一个未婚夫的责任。成功找来你的一顿毒打。你“咕咚咕咚”地把酒灌进肚子里,问:“还有什么事吗?我得回家了。”路易斯递给你一个文件袋,神经兮兮的让你回家再打开。


  


    你带着帽子,刀和文件夹一路狂奔,到别墅前时,刚准备一个急转弯,结果听到了一个


      比女人还要尖锐的哭声。。。。


      似乎还是安迷修发出来的。。。。


      于是乎,你“啪叽”一声摔了个狗吃shi。(老哥你听我一句Damn it)脚还崴了。雷狮和嘉德罗斯一直盯着窗外,直到你摔了一跤才笑出声。你用尽力气,对他两对了个中指。然后就趴在了地上。屋内的安迷修哭喊着:“呜呜呜呜呜呜呜——肖萧你去哪啦!你已经两个小时没回家啦!你不要吓哥哥啊!”随后嘉德罗斯表示:


             第一次见格瑞拽人。


     






抱歉有点短小,只能玩这一天。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4)

#热。。。。

我要熟了。。。。

#烤骨灰好次吗?

#今天被10岁的妹妹在背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啊――是心肌埂塞的感jio

#依旧ooc       

   昨天你和雷狮打了一架,非常成功把雷狮打成了“累屎”。“好久都没打架了呢。”你在心里想着。  

    看着格瑞给你包扎的伤口,你深深感到了格瑞的恶趣味,你浪费了那么多纱布也就算了,蝴蝶结是个什么鬼哦? 我知道你心灵手巧,可你这蝴蝶结是个什么鬼鬼!!!          


  突然你接到了路易斯的电话。说让你去某个很有名的酒吧一趟,说是有什么大事。              


   你带上了刀,拉低帽沿,想:“这次又是什么事?”一路上的喧闹声让你觉得很烦,掏出了随身携带的耳机,听起了歌。走着走着,突然闯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唔。。。。”你捂着额头,说,“路易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壮实了?”那人笑了笑,说:“你认错人了,小姑娘。”“少来,”你撇撇嘴,“这一身酒味,不是你还能是谁?”         


  路易斯嗤笑一声:“呵,我可是听说你家里还有个叫雷狮的头号人物,他可是嗜酒如命,怎么不怀疑他?我的小女朋友?”你扬起头,认真的说:“竟然这么快就打听清楚了?我才不是你女朋友。”路易斯宠溺的笑了,轻轻地将你抱起,向酒吧走去。        

  进了酒吧,许多人的目光都在你身上停留过,有好奇,不怀好意,嘲笑,甚至还有,嫉妒。    

   他抱着你坐在酒吧吧台上,马上就有一帮小弟围着路易斯叫“大哥,老大。”你问道:“你是老大?”“那是!这间酒吧就是我开的!哈哈哈哈哈!”他豪爽的笑了。           

  突然一个人走过来,看着你说:“啊啦,看来这位就是大嫂了。”     

你刚要辩解,一个女声突然冒了出来:“胡说什么呢?云烟。” “汝阳,你就不要在这自欺欺人了,自己看看吧。”云烟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娇嗔到:“我到要看看,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勾引到我的男朋友。”


     汝阳环顾四周,寻找着那个可以“勾引他男朋友”的人,但她只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未满14的女孩子。




      汝阳跑过去,一把扯掉了你的帽子审视着你。

      你回以一个白眼,这可气炸了汝阳,抬手要打。路易斯钳住了她的手腕,对云烟说:“云烟,管好她。”


        云烟从身后掏出一把枪,抵在汝阳后脑勺,说:“我亲爱的妹妹,我想你知道这里的规矩。”汝阳急了,转身对云烟说:“哎呀!哥!你明明看见那个臭不要脸的在勾引我的男人,怎么还不急啊!”





       路易斯一挥手,马上上来几个人拉走了汝阳。你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不以理会。“你没有吓着吧?”云烟担心的摸摸你的额头,问道。你捂住眼睛,用一种特无语的语气说:“艹,给我来杯血腥玛丽。”




     【你的内心:woc,我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
     









    这里是老骨灰的遗言:woc,我手机要被没收了。又有一学期见不到大家了。∏_∏

真形象。。。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3)

#唉,不得不说,一边听歌一边码字真tm爽。

#emmm这篇是雷狮视角

#ooc有    

 

  嗯,鶸们好,我是雷狮。我现在和那个九岁儿童一起坐在沙发上,我们很饿,非常饿。因为安迷修那个傻逼骑士还没!起!床!     

哈?你问我为什么格瑞那个闷骚不做饭?他不会做饭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我和九岁儿童决定,看一下安迷修为什么到了上午8:30还!起!床!     

我俩蹑手蹑脚地走到傻逼骑士房间门口。我豪气的一脚踹开门,发现安迷修抱着他妹妹一脸幸福的在那吸。他妹妹就一脸智障的看着。。。天花板。

    然后她向我俩投过来一个救命的眼神。     


嘉德罗斯和我:。。。。。。    

 

嘉德罗斯和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俩了。。。    

      然后我俩“碰”的一声关上了门。去洗洗眼睛。顺便去解决早饭的问题。回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出门了,他妹妹在和人打电话。很明显那人是个话唠,他妹妹回一句那人就会十句的内种。隐隐约约听见是关于他妹妹的。

    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找了男朋友了。她多少岁来着?好像连14岁都不到吧?woc!早恋啊!

    然后她让我帮忙拿一下她的手机,我才发现她的手机是昨天刚出的新牌子,我问她哪来的手机,她说朋友给的。

     她竟然也有朋友?像她这种的老宅女还有朋友???我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对她开玩笑说:“哟~该不会是男,朋,友吧?”然后她回头了,那个眼神。。。。我永远不会忘掉她那个可怕的眼神

     安迷修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在打架。对,没错,我和一个未满14岁的人打架。悲惨的是,是她欺负我。格瑞和安迷修把我俩拉开的时候,我。。。。已经鼻青脸肿了。格瑞给安肖萧上药。安迷修数落我为什么欺负小孩子。结果安肖萧还对我树中指。。。



     我操你妈啊!!!!!



      安肖萧你给等着!!!!



    (看到这个场景的嘉德罗斯快要笑成傻逼了。)
              

今晚爆肝,发张买不起的老婆镇一镇。。。

我哥哥不可能这么傻里傻气(2)

#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过气

#ooc大魔王     

        安迷修为你打开门,然后一个厚厚的枕头就打在你脸上,吓得你马上把自己身后的大太刀拔了出来。杀气四溢。  



       安迷修捡起地上的枕头,狠狠地扔了回去,再转身轻声安慰你:“没事了,没事了。”这你才收回了你的刀,但脸上的黑雾越发明显了。屋里的人一脸好奇的看着你,仿佛下一秒就会为上来问你是谁。安迷修对这些目光莫名有些烦躁,赶紧拉着你上了楼。    




      你坐在安迷修的床上,安迷修在一旁头也不抬的收拾你的行李,絮絮叨叨:“你怎么只有这么点衣服?不行,明天我要带你去买衣服。还有,你的房间我还没有整理好,所以委屈你暂时和我住一块吧!”  你漫不经心的在一旁擦拭着那把刀一边点头,像是默许了安迷修的想法。




     看到你点头后安迷修高兴的抱住了你,抱完后又皱起了眉头,疑惑的说:“怎么回事?你怎么瘦了?是不是没按时吃饭?还是营养不良?我明天应该带你去看医生。。。”你还是一脸冷漠的听着安迷修老妈子般的教导和关心,感觉这不关你事。



      突然,门外传来吵闹声和叫嚷声,门“啪嗒”一声开了,嘉德罗斯,格瑞,雷狮都一个平地摔摔到你和安迷修面前。安迷修诧异的看着雷狮他们,问:“你们。。。刚刚在偷听吗?”你有些害怕的看着雷狮他们,抱紧了安迷修。脸上刚刚散去的黑雾又从新弥漫开来。安迷修拍拍你的背,又对雷狮说:“你们吓到她了。”“安迷修,没想到你还有童养媳啊。”雷狮戏谑看着安迷修怀里的你。“去去去,”安迷修挥挥手“什么童养媳?这是我妹妹。”




  
        “渣渣你竟然还有妹妹?哈哈哈哈哈,那一定也是个渣渣。”嘉德罗斯嚣张的说。这句话气的你立马拔刀,杀气在你四周散开。安迷修轻轻松松的就拿走了你手里的刀,告诉你:“之前我说的什么你都忘了吗?不可以玩这种东西。”“路易斯给我的。”你跳起来要去夺安迷修手里的刀,解释道。“那也不可以。”安迷修收起了你的刀,“这个暂时给我保管。”





   

     “对了!”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来和你介绍下吧!他们分别是雷狮,嘉德罗斯和格瑞。”格瑞微微向你点了点头,嘉德罗斯不满的“哼”了一声,雷狮带着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你。





     不管怎么说,你可以在这里安心的住下了呢。